东莞市南城富贸五金商店-本田也急了,三千万台发动机,怎么就成了负资产呢?
产品中心
你的位置:东莞市南城富贸五金商店 > 产品中心 > 本田也急了,三千万台发动机,怎么就成了负资产呢?
本田也急了,三千万台发动机,怎么就成了负资产呢?
发布日期:2022-08-22 16:44    点击次数:51

本田日前发布了2022年Q1的财报,收入2,400亿人民币。尽管有增长,净利润只有90亿元人民币。财务数据背后,还有更长的战略阴影。电动车转型慢转型难,已经成为日本汽车界的心腹大患。正如德国大众汽车在软件进展上,如陷泥潭,日本汽车界也在寻找能够在时代狂风前,可以发狠的领导人。

这一次,本田选择了新社长三部敏宏,今年四月上任。前任是一个中国通,任职六年,极其看重中国市场扮。本田在中国市场的销量从2014年的近80万辆提升至2020年的162万辆,增幅一倍以上。占比全球40%。本田在华产能也几乎翻了一番。但是,本田跟丰田一样,患上了“混动偏执症”。本田一直将插电式混合动力系统当做重点,坚持认为电动汽车在短时间内不会成为主流,混动车型仍将作为本田的重要方向。即使如此,本田在中国的混动累计是30多万辆,离丰田100万辆差距甚远。但二者,都在纯电动汽车落后了。即使处在全球最火热的新能源汽车的中国市场中,本田似乎依然押错宝了。本田在中国也很火,但他这把燃油之火跟中国新能源汽车之火,还是不一样。两种不同方向的热情,居然可以奇妙地共存,这难免让企业领导人搞错方向。如梦方醒,这是本田今年需要更换CEO的原因。

本田新社长三部敏宏一上任,第一个决定,就是宣布2021赛季结束之后退出F1。参赛F1可是本田创始人本田宗一郎的历史性决定,1964年第一次参赛展现了日本发动机的惊人爆发力,世界杯App也是本田摩托车走向全球化的引爆性场合。本田宗一郎称F1赛车场就是本田“奔跑的实验室”。现在,将近60年的王牌实验室,被砸烂了。本田要离开燃油发动机的澎湃动力了。这一离开,跟当时要加入F1赛车场,同样地与众不同本田新社长,这是用强烈的砸锅卖铁的方式,向外界,更是向内部,传递一个令人情绪大起伏的信号:本田变脸了。本田现在每年依旧对外交付3000万台燃油车发动机,但新社长对此感觉很不舒服。他认为这是公司的负资产。负资产?本田的老家本领、传世品牌是负资产。新社长对于工厂忙碌的现场,感觉很不舒服。机器轰鸣如雷,发动机,变速器,全是即将被埋葬的产品。生产线忙碌不停歇,本田业务模式并没有变化。工人的工作模式,产品中心也没有任何变化。精益生产,数字化,机器高稼动率,快速物流……如果方向错了,这一切有意义吗?

海上新浪潮已来,该换冲浪板了。但是,无人警觉,只有如往常一样勤勉的忙碌。新社长非常不满意。据《日经新闻》报道,新社长对本田电气化的缓慢进度,可以说是“咬牙切齿”,多次在公司大会上怒批管理层对新措施敷衍了事。如此下去,“本田在2040年停售燃油车”的计划,看上去很难实现。本田以发动机生产为主,自用+它用。每年销售3000万台发动机,比丰田每年交付1000万辆汽车,更具有数量上的戏剧性效果。但本田的骄傲,正在成为阻碍本田浮游向上的反面力量,一味将本田拉下深海凶地。于是,新社长正在四面出击,一方面拼命敲打员工脑髓,吵醒员工电气化意识;一方面制定激进纯电动汽车的计划,跟索尼联合造车,成立移动出行新公司,而明年将推出新车型;在美国,强化以前跟福特的联盟计划,在共享平台、联合采购、智能网联方面有实质性合作,一个成功的企业,最难的就是不吃老本。燃油车时代的娇子,使得很多业务都是在重复昨日的辉煌,而非开拓新的蓝海。这事儿,要翻篇了。电动车和燃油车在供应链和销售逻辑,都是完全不同。而零部件差异大,生产线的操作也将有很大变化,销售和商业模式也将完全不同。越是现在高效的规则,越是不适合电气化时代。

“除了本田哲学,一切都可以改变。”致力于本田二次创业的新社长,真是一个狠角色。一味躺在功劳簿上,就是躺在生死簿。生死之间,一篇翻过。一个企业的业务如果掉下20%,就是战略失速;如果连续两次掉下20%就是绝对战略失速。而从正常,到失速,到绝对失速,就是生死簿翻一翻篇的事儿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