东莞市南城富贸五金商店-有了北京的房子之后,我开始有计划地逃离北京
合作伙伴
你的位置:东莞市南城富贸五金商店 > 合作伙伴 > 有了北京的房子之后,我开始有计划地逃离北京
有了北京的房子之后,我开始有计划地逃离北京
发布日期:2022-08-22 19:26    点击次数:131

阅读前请点击“关注”,每天2篇职场文章陪你成长哦。

作者|杨小米+娜娜 编辑|小辰

来源|遇见小mi(ID:yujianxiaomi2015)

大家好,我是娜娜。

我差不多是2016年10月份,懵懵懂懂地来到了北京,一晃已经过去6年了。

在这6年中,除了年龄的增长,我也完成了一些人生的既定任务。

顺利毕了业,找到了一份还算稳定的工作,结了个婚以及和李哈哈一起在北京买了一套二手房和一辆电动车。

我之前以为,在北京买了房,也许就可以在北京相对长久地扎根生活下来。

但不知道为什么,当下的我和李哈哈却想着如何离开北京,去一个新的城市,重新开始另外一种新的生活。

刚来北京那会儿,很穷,手里总共也没几个钢蹦。

作为北漂一员,我一心就想着,只要在北京有个遮风避雨的房子住,有份薪水还不错的工作干,锻炼几年,增长一些经验,攒一些钱再回家。

典型的“北京挣钱回家花钱”的心理。

自己也根本没有想过有一天在北京买房,可以初步稳定下来,现在想想也很梦幻。

但自从认识了李哈哈,一切都不一样了。

他说想在北京给我安个家,于是我俩劲儿就往一处使,一起赚钱,一起省钱,一起攒钱。

终于在2020年踮起脚尖,够到了房屋中介所说的能够在北京买房的“将将资格线”——130万首付。

后来又跟父母借了20万,这才凑齐了150万首付,买下了我们当下住的这套差不多60平的二手房。

按照我心目中喜欢的装修风格,从刷墙漆到自己买木地板,从买摆件到填满整个屋子的家具,一点点规划设计,这才构建了现在家的模样。

当时感觉,能生活在北京,是一件多么荣幸的事情啊。

周末,去天安门走一圈,去北京各大免费的公园逛一逛,去后海听听民谣吹吹小风,去遛遛具有老北京特色的胡同巷子,简直不要太惬意。

对了,要是再能来上一碗老北京的卤煮,自然是美上加美的事情。

一切看上去都是那么完美,但我们却开始计划逃离北京。

01

在北京生活了6年

越来越没有幸福感

这两年,尤其是今年,工作上的压力导致出现情绪上的焦虑,让我和李哈哈突然有了想离开北京的念头,感觉生活好累,在北京生活了6年,反而越来越没有幸福感。

好像我俩的生活基本上已经被繁忙的工作全都占据了,可唯独没有了生活。

很奇怪,“逃离”这种念头一旦萌发,便会在遇到各种不顺的时候跳出来。

在早晨挤不上地铁的时候时不时出现,在下班后同事们都在疯狂内卷时出现,在晚上十一二点还在不停地敲键盘时出现。

最直接的感受就是北京生活压力太大了。

尤其是前段时间,我和李哈哈的工作压力突然同时骤增,他晚上11点多甚至12点才匆匆忙忙地赶到家,还来不及吃上一口饭,就得赶紧洗漱睡觉,因为第二天还得正常上班。

我那段时间,工作上也很忙,而且是那种自我感觉很努力,却收效甚微的忙碌。

所以就出现了,李哈哈很晚回到家,我也没有时间给他整口吃的,根本顾不上他。

甚至有时候周末,我们的“休闲娱乐”活动居然是不约而同地去李哈哈的公司加班,他有亟待完成的项目,着急赶进度,我也有兼职需要周末集中赶出来。

每次去的时候艳阳高照,回的时候披星戴月。这样的生活持续了一段时间,确实心累,身体更累。

有一天都12点半了,我和李哈哈躺在床上,却一点睡意都没有。

我盯着天花板,突然问了李哈哈一个问题,“我们那么忙,到底是为了什么?”

“当然是为了赚更多的钱喽。”李哈哈脱口而出,那么拼命地工作当然是为了赚钱啦,显而易见。

“那赚钱之后是为了什么呢?”我继续反问李哈哈。

“为了还房贷。”李哈哈回答的时候,能感受到他的那个压力和无奈。

我俩当下的生活,好像不是生活,而是生存,好像陷入了拼命工作赚钱但并不感觉很幸福的怪圈,不停地赚钱,不停地还房贷,像两只很忙碌的小蚂蚁。

于是我和李哈哈那天晚上商量出了只属于我俩的计划。

等还完北京的房贷,我们打算换个城市生活一段时间,试着让自己的生活逐渐慢下来。

02

离开北京的第一步

提前还房贷

可能有小伙伴疑惑,离开北京跟还房贷有什么关系?难道不应该把房子卖了,再到其他城市买新房吗?

我和李哈哈单纯地认为,它俩的关系还挺大的。

因为我俩并没有把北京房子卖掉的打算,而是想把它留作我们最后的退路,进可攻退可守。

当然,这只是我们俩的想法。

也就是说, 天津享源科技有限公司即使以后在其他城市混得不好,我们至少在北京还有一套房子。

这套房子给我们的,更多的是一份离开北京的底气,而选择提前还房贷,也是为了减轻我们以后的压力。

房子贷款了216万,年限是16年还清,其中商贷156万,公积金贷款60万,每个月固定还贷款1.5万。

我记得我曾看过一个纪录片叫《人生第一次》,说是,“买了房,就像是人生穿上了盔甲。虽然有时让你感觉这套盔甲好沉,但穿上盔甲的人生,会拥有分量感。”

每月1.5万的房贷就是压在我俩身上的那份“沉重”,尤其是今年,感觉更沉了。

互联网行业这两年一直连续地在裁员,李哈哈就职的地方,也算是一家互联网企业,看着身边不断有人被裁,也让他莫名地感到焦虑,害怕自己有一天会毫无征兆地失业。

沉到我们根本没有时间欣赏到落日的晚霞,沉到我们手里眼里心里只有工作,沉到我们甚至没有时间为彼此精心准备一顿晚饭。

于是我和李哈哈草草做了一个决定,离开北京的第一步,先把这套房子的房贷还完。

无债一身轻,这样之后无论再做什么打算,都会相对容易些,而且房贷还清了,把房子一出租,每个月有六七千的进账,也是很美呢。

其实我们是从去年开始就有了提前部分还贷的打算,于是我俩就商量着把手里的钱,用于提前还贷,投资不赚钱了,不如减少负债,还钱就是赚钱。

李哈哈在手机上预约了还贷的时间,把钱提前存进去,提示钱被转走的瞬间,又是轻松又是忐忑,反正是一种很复杂的情感,跟买房时候的复杂心情一样。

轻松的是还了一个又一个30万,加上之前每个月的还款1.5万,我们两年时间里,已经还款75万,目前还欠银行140万。

每个月的还贷已经从之前的1.5万降到9000多了,貌似我和李哈哈中的任何一个人,如果有一天突然失业,也不会担心随时会面临断贷的风险。

忐忑的是,合作伙伴没想到赚钱的过程那么难,转账的过程却那么简单,原来钱只是一串数字,这么容易就没了,存款还需要从头开始。

明年我们打算再还30万,争取把每个月的还贷额度降到6000~7000元左右,这样我和李哈哈身上的压力就会更小一些。

在我俩的认知里,多还一些房贷,或许距离我们离开北京的日子就会更近一些。

03

短暂的放松

让我的焦虑稍微缓解了下

不停地工作,让我和李哈哈的情绪都不是很高涨,心情也很压抑。

尤其是我,感觉自己精神内耗得严重,自己跟自己不停地battle,然后把自己的精力无形之间就白白消耗掉了。

但我们俩也尽可能在忙碌的生活里,去挤出一点缝隙,让自己短暂喘息,保持自己对幸福的感知能力。

想出去旅游下,但当时单位是不允许离京的,所以我俩决定周末去爬个长城,短暂地散散心,起码算是离开下被沉重压力覆盖的市中心。

周五的晚上,我到家的同时,李哈哈也前后脚到家了,很是罕见,因为他平时都是晚上九十点才下班,甚至更晚。

李哈哈兴冲冲地说:“我们今晚就‘逃离’北京吧,我已经租好车,订好房间了,我们今晚就住在长城脚下。”

感觉他说这句话的时候,眼睛里面都在放光。

他的这个计划直接说到了我的心坎里,我俩一拍即合,赶紧收拾东西,就踏上了远在六七十公里之外的八达岭长城的路程。

耳边响起五月天的那首《离开地球表面》:丢掉手表丢外套,丢掉背包再丢唠叨,丢掉电视丢电脑,丢掉大脑再丢烦恼。顿时感到无比的轻松和爽快。

当天晚上11点左右,我们到达位于长城脚下的客栈。

一下车,一阵清凉的风迎面吹来,那个清凉是山里自带的清凉,完全不是待在空调屋里的那种凉。

▲山里的树

而且最令我惊喜的是,我看到了久违的星空,一颗一颗镶嵌在天际,好似在欢迎我这个新来的客人。

第二天,我们一早登上了长城最高的顶端,也欣赏了“会当凌绝顶,一览众山小”的风景。

在登顶的那一刹那,感觉累积许久的压力,随着山风的吹拂,也被一下子吹散了。

这次短暂的小憩,让我感觉远离市中心的快节奏生活挺舒服的,也让我对慢节奏的生活有了一份向往。

而接下来一趟回家的旅程,也让我看到了在其他城市生活的可能性。

04

短暂地离开北京

好像治愈了我的精神内耗

8月份,北京疫情状况比较良好,相应地,公司也对离京的审核条件相对放松一些。

领导考虑到我们连着两年没回家过年了,于是就给了我3天的休假时间,加上周末2天,一共5天时间。

而我这次的目的地就是弟弟的定居地芜湖,主要想去看看一年多没见到的妈妈(妈妈帮弟弟家照看孩子,随弟弟一家生活)。

顺便也去看看他们所说的慢生活。

芜湖这个地方,就是当初弟弟毅然决然地把所有的家当都塞进车里,带着自己的老婆孩子,一路开车驰骋,重新开始打拼的地方。

他才是真正意义上的从一个城市换到另一个城市重新生活,其实我还是挺佩服他当初的那份勇气。

现在的他们在芜湖有稳定的工作,买了一套120平的房子,三室一厅一厨两卫,还刚入手了一辆新车。

每天正常下班,还能看到很绚烂的晚霞,炒菜的声音、小孩子打闹的声音、看电视的声音、一家人聊天的声音。

所有的声音夹杂在一起,并没有感觉到喧闹,而是感觉那么地惬意与舒适。

我待在芜湖的那几天,也在用心感受和考量着这座城市,不断思考着自己如果离开北京,芜湖会不会是个很合适的城市?

我记忆最深刻的场景就是在一个很美很大的湖中间,围绕着犹如波浪一般的跑道。

夜晚降临的时候,饭后的人们陆陆续续来到这个跑道上散步。

抬眼一看,桥上的轻轨一下子跟晚霞撞了个满怀,画面简直太美了,感觉自己都沉醉在这幅画里面。

▲芜湖的轻轨

说实话,我想在这座城市里面生活,感觉生活节奏不仅柔和惬意,而且离自己的家人也很近,房价也很便宜,均价1万左右,工作也好找。

这未尝不是一条合适的退路,于是我打算回北京跟李哈哈商量下。

小结

曾经有人说过,所谓的精神内耗就是不会选择,感觉这个也放不下,那个也放不下,这个也想要,那个也想要。

我好像就是处于这样的纠结中,不停地思考到底是在北京奋斗还是离开北京去个二三线城市生活?

而反复地纠结这个问题,让我变得更加焦虑和不安。

我跟周围人交流,当前大环境的影响,也让我自问,我需要调整的,到底是心态,还是工作节奏,还是要离开北京这座城市?

在这个过程中,我发现,内耗自己的是什么,我做了许多事情,缓解了自己的精神内耗。

提前还房贷,让我们减轻了压力;和李哈哈说走就走,夜宿长城脚下,提醒了我不要忘了感受生活;去芜湖弟弟家,让我知道原来离开北京的生活也可以很好……

在一步步把未知变得更“具体”的过程中,我发现其实我要调整的,或许是自己的心态,不是一定要逃离北京这座城市。

我从芜湖回到北京的那天,是晚上7点的高铁,到达北京11点半。

我心想,那么晚了,肯定没有地铁了,但李哈哈电话那边笑呵呵地说,“咱家有车,我开车去接你。”

果然我一出站口,人群中就看到了等待已久的李哈哈,他一把接过我手里的背包和行李箱,顺手给我递上他在家提前榨好的芒果奶昔,超级好喝。

走出北京南站,李哈哈又像变魔术一样,给我拿出一个薄外套,说:“夜深了,而且北京这边刚下过雨,穿个外套以防冻感冒了。”

我坐在电瓶车的后面,迎面吹来了雨后的风,不禁打了个寒颤,但因为有了李哈哈带来的外套,加上我坐在电瓶车后面紧紧环抱着他,似乎也没那么大的凉意了。

突然感觉,原来一杯芒果奶昔、一个薄外套,就令我如此满足,那个瞬间好像一下子治愈了我最近累积的所有“矫情”和焦虑。

似乎有他在,生活在哪个城市,已经没那么重要了。

杨小米:自媒体【遇见小mi】创始人,《行动变现》一书作者,心理学科班出身,定居在上海的山东人,3年从普通职员到市场总监,并创业,分享职场经验和成长故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