东莞市南城富贸五金商店-爆雷的房企,不值得被“共情”
合作伙伴
你的位置:东莞市南城富贸五金商店 > 合作伙伴 > 爆雷的房企,不值得被“共情”
爆雷的房企,不值得被“共情”
发布日期:2022-08-23 01:47    点击次数:145

龙湖被“做空”,牵动着整个行业的神经。

好在,龙湖迅速作出反应,有力地“回击”各种不实传闻。

作为行业中的优等生,龙湖几乎在用一己之力,苦苦支撑着民营房企的最后颜面。

然而,这一场轰轰烈烈的信心保卫战中,却夹杂着一些奇怪的声音。

就在周末,我们在后台收到一些留言,指责我们“唱衰行业,使得房企一个个陷入危机之中,是罪人”。

这种声音,我们之前倒是在几个大型地产公众号的评论区看到过。

如今连小平台的我们,也不得不面对如此沉重的指责。

难道,这是一些房企,想趁着龙湖的这次被“做空”,搞一波“共情”?

但是,回顾一些房企的爆雷史,期间虽然不断穿插着委屈和不满、义正言辞的驳斥,以及强有力的回击。可到头来,这些房企的最终结果,还是爆雷。

细想下来,爆雷的房企,没有一家是冤枉的。

头部房企的“诡辩”,重创行业信心

当下房地产行业的极端困境,在我们看来,实际上源于几家头部房企的“失信于人”。

记得大概也是去年的这个时候,中国恒大的各种传闻甚嚣尘上。

而首当其冲的,正是其商票逾期的各种消息。

彼时,我们也关注到相关消息,并主动联系到恒大的相关工作人员求证。

而在当时,我们得到的确切消息,是恒大不存在任何商票逾期的情况。

该工作人员解释称,此类消息是有人在恶意做空恒大的商票,以此来打压商票价格,继而在市场上低价吸入相关票据,最终获得超高的收益。

该工作人员还煞有介事地给我们翻看其朋友圈,查看一些商票投资人的“恶意”操作。

老实讲,当时的我们,确实是被说服了。

作为国内的龙头房企,恒大的确值得一份宝贵的信任。

而彼时的恒大,也在大肆宣传其有息负债在短期内减少了3000亿之多,“三道红线”达标也在有序推进。

为此,我们还特意写了一篇题为《恒大开始“绿”了》的文章,以示对恒大的支持。

结果,宅心仁厚的我们,最终还是为单纯和年轻,付出了惨痛的代价。

然而,伤害我们事小,恒大重创了行业的信任,才是这场行业震荡的真正开端。

逃跑的大股东,伤透行业的心

守护房企的安全和信心,需要大股东的共克时艰。

一些大股东自讨腰包,不断增持公司股票、购买公司债券,以此来稳定股债市场。

甚至有一些大股东,用自己的钱为公司输血。比如融创的孙宏斌,就为公司提供了4.5亿美元的无息借款。

姿态是要有的。

但是,也有一些大股东,卷了房企的真金白银,直接逃跑了。

比如佳兆业的郭英成。

去年3月底,佳兆业公布了供股方案, 二丫客户端下载拟募资26亿元。

这笔钱的用途,是从郭英成手中购买北京佳兆业广场。

而北京佳兆业广场,要作价130亿元。

也就是说,即使有这26亿元,佳兆业要想完成这笔买卖,也得从公司账面上支出一百多亿元。

郭英成直接从佳兆业,套现一百多亿元。

而在不久之后,佳兆业开始爆雷,美元债还不上,理财产品也不兑付了。

郭英成亲自出来站台,“给佳兆业时间,有能力和办法偿还”。

那钱从哪来?佳兆业方面称,“主要包括加快销售回款和资产处置两方面”。

也就是说,还钱是公司的事情,郭英成没有为佳兆业掏一分钱。

这一百多亿元,拿得心安理得。

同样的事情,还发生在富力身上。

去年9月,富力的张力和李思廉,把手中的富力物业卖给了碧桂园,作价100亿元。

值得一提的是,这个富力物业,是张力和李思廉在2020年上半年,从富力集团手中花3亿元买下的。

也就是说,仅仅一年多时间,张力和李思廉就从富力物业身上,赚了90多亿元。

当然,这些钱,按照两位老板的说法,是要取之于富力,用之于富力。

据悉,合作伙伴张力和李思廉要驰援富力80亿港元。

如果真的完成资金援助,那么这笔钱,应该计入应付主要股东款项之列。

但是,根据不久前公布的2021年财报,富力地产的应付主要股东款项为0.42亿元,比2020年财报中的26.16亿元,少了超过25亿元。

此外,富力地产的应付由本公司主要股东共同控制实体款项为21.77亿元,比2020年的73.06亿元,少了超过50亿。

说好的大股东借款,怎么越借越少了呢?

哪有什么共患难,大股东早跑了。

贪婪、自负的房企,如今仍在自欺欺人

行业不断流失信心,从根本而言,还是房企自己种下的“恶果”。

毕竟,钱是房企借的,走到今天这步田地,也是房企自己的选择。

旭辉林中不久之前曾说过,“希望政府和金融机构给民营房企注入一点流动性,实现软着陆”。

但是,房企不是没有过充足的流动性,恰恰是贪婪,造成了今天这种局面。

曾几何时,房企为了追求销售规模的扩张,什么钱都敢借。

高息的美元债、信托融资、甚至于员工理财,一样都不落。

百分之七八的员工理财收益率,我们还可以理解为,这是房企的仁义,想让员工跟着公司赚些利息。

但是,利息率超过10%以上的美元债,房企赚那点钱,全用来还利息了。

可即便如此,房企对于高息融资仍乐此不疲。在规模面前,盈利都得靠边站。

而之所以敢于借钱,是因为房企自负地认为,房子永远不愁卖。

实际上,行业警钟早已敲响,只是房企都不以为然。

去年上半年风雨飘摇,但不少房企还在不断大手笔拿地。

许多房企都把恒大的坍塌视为个案,想在这个变革的年代,实现逆势增长、弯道超车。结果,又有多少房企最后来了个弯道翻车?

一些房企连债都还不上了,还在自命不凡,认为其手中的项目,都是优质的硬通货。

但是,项目就是项目,卖不出去就是一堆土块砖头。即便这样,一些房企还捂着这些“宝贝疙瘩”惜售呢。

你不想卖资产,市场给这些资金困难的房企留了另一条活路,就是债务展期。

房企发不了新债了,把旧债延期一段时间,不就相当于保持了流动性。

然而,明明有着办法,一些房企还自欺欺人,称自己没有资金压力,就是这根“救命稻草”。

像是中梁控股、龙光集团,经常拿些千八百万美元的票据回购,试图给市场注入信心。

可这两家房企,折腾了半天,最终还是还不上利息,直接违约了。

别的房企早早对债务进行展期,根本不构成实质性违约。

这两家房企倒好,直接破罐破摔。

这里面全是“坏心思”。早早谈展期,怕债权人狮子大开口,要这要那。索性直接违约给你看,谈不拢,就债务重组,债权人哪会不就范。

这些房企不爆雷,天理不容。

行业的信心,全被这些爆雷的房企,给砸了个稀碎。

连龙湖这种优等生,也跟着遭遇无妄之灾。

例如,龙湖为什么不做商票了?

就因为不少房企因为商票爆雷,资金困难的上游供应商,只得加紧了对龙湖的商票挤兑。一些投机分子,更是像盯猎物一样,盯紧了龙湖。

面对这一潜在的风险口,龙湖索性不做商票了,以绝后患。

如今,龙湖被“做空”,一些房企又想借此良机,来一波“共情”。

但是,龙湖只是龙湖,只能支撑行业的最后颜面,却做不了这些爆雷房企的“遮羞布”,更无法给它们“翻案”。

无论是资金困难的房企,还是爆雷的房企,并没有被完全放弃。

摆在它们面前的唯一选择,就是积极应对债务,保交付。

摆烂肯定是不行的。